skip to Main Content

福鑫

前巴西总统首席经济顾问

应对去全球化和技术脱钩的后座力仍有赖于中美两国。例如,应通过持续对话来巩固高级别互信合作机制,或通过共同实施大型基础科学项目来应对全球卫生流行病、气候变化、可再生能源问题,或共同建设大型科学设施,这些方法都可以作为深化创新合作的实用出发点。

今日分享的是前巴西总统首席经济顾问福鑫对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热点议题的回答。

*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论坛立场。

问:在全球化有所退潮、中美等大型经济体出现技术脱钩的背景下,如何继续推动本行业的前沿创新?全球性的合作对于创新意味着什么?

福鑫:创新是当代世界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动力之一。为了推动所谓的知识密集型创新,即激进的颠覆式创新,科技合作是这一过程的基石。

科技领域的激烈竞争可能是中美平衡的理性选择,但也有可能会削弱、遏制世界整体的进步,尤其是国际创新技术治理领域的发展。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及其对经济社会的颠覆能力需要国际化的合作标准和应用,以便将这种颠覆造成的影响最小化。然而,如果这两大领先的科技力量在交织过程中演变成了经济领域的竞争对手,那么在这种局面下,合作很难开展。

美国与中国亟须携手寻求共识,来推动全球科学、技术与创新发展。

因此,应对去全球化和技术脱钩的后座力仍有赖于中美两国。例如,应通过持续对话来巩固高级别互信合作机制,或通过共同实施大型基础科学项目来应对全球卫生流行病、气候变化、可再生能源问题,或共同建设大型科学设施,这些方法都可以作为深化创新合作的实用出发点。

问:中国要步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从政府到个体都愈发强调创新。从具体操作来讲,最需要什么样的、鼓励创新的制度设计,例如在税制方面?

福鑫:很明显,中国已从专注于改善创新生态系统与制造业产业政策的发展战略,转变为与科学、技术和创新更协调的政策,以及基于税制、金融等一系列财政政策的创新创业。

以财政政策为例。一方面,税收政策通常在创新过程中发挥间接作用,但实际上是培育以研发活动为中心的知识密集型创新的主要推手。这些政策主要负责培育和营造创新萌发的环境。此外,这些政策在创新创业者考虑投资打造新产品与服务的过程中将发挥核心作用。另一方面,投资政策十分重要的原因在于它有助于提升创新能力,这些政策的内容可以是为创新相关活动配置资金,或者以政府采购、研发资助的方式提供必要补贴,继而推动新产品开发。

当资金被用于支持创新活动时,税收政策可通过给予企业优惠政策,尤其是私人高科技企业,来增强科技创新能力。在营造有益于创新活动的环境方面,金融政策是一种主要的资助工具。我们可以通过银行系统内的资本市场,提供金融支持的风投资本,以及企业所需的风险管理能力,来实施这些金融政策。

另一个例子是改善创新生态系统。在这个最重要的政策中,值得一提的便是专利系统。为了与其他国家保持一致的步伐,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创建了其专利系统。考虑到中国当时的情况以及专利系统在中国的发展现状,可以说,中国政府在创建这个值得信赖、世界一流的专利系统方面下了很大的力气。

如今,中国专利局是中国国家创新体系的主要机构之一,正帮助创新创业者在众多世界级创新成果中脱颖而出。

然而,中国面临着改善自身创新体系的挑战。为了鼓励创新,中国应为知识密集型创业者制定更积极的财政激励措施(税收优惠、银行贷款渠道、财政资助),改善大学研究与企业家创业机会之间的关联度,投资提升专利的质量,而不是数量。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对于我国这个经济大个头而言,这是“阿喀琉斯之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