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观点|IMF驻华首席代表:全球增长预计高达6% 但复苏分化却在扩大
观点|IMF驻华首席代表:全球增长预计高达6% 但复苏分化却在扩大
8月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驻华首席代表史蒂文·艾伦·巴奈特(Steven Alan Barnett)在一场公开活动中发表演讲,对疫情常态下全球经济复苏的路径和潜在问题进行探讨。

观点|IMF驻华首席代表:全球增长预计高达6% 但复苏分化却在扩大

他表示,全球经济正在改善,根据IMF最新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达到6%。然而,复苏结构出现了分化,发达经济体的复苏更为强劲,发展中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则复苏缓慢。当务之急是让疫苗在全球范围公平分配,还需要对低收入国家提供援助,使得它们能继续获得流动性以及债务减免。

巴奈特指出,应对气候变化是全球必须共同努力的领域,需要各国采取协调一致、方向明确的政策。

观点|IMF驻华首席代表:全球增长预计高达6% 但复苏分化却在扩大
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计达6%
复苏断层正不断扩大

巴奈特表示,今年经济增长强劲,增长率将高于几十年来所观察到的水平,但这些数字需要结合去年发生的情况以及此次疫情对人类和经济破坏性影响来看待。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断层,一些经济体——主要是发达经济体,比其他经济体的复苏更为强劲。

全球经济正在改善,但仍远低于疫情暴发前的走势。IMF7月底发布的最新预测显示,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达到6%,这是一个很高的预测值,也是过去几十年来最高的全球增长速度。

去年全球经济萎缩了3.2%,这使得2020年成为大萧条以来全球经济最糟糕的一年,比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情况还要糟糕的多,2009年全球经济增速在0%左右。疫情暴发前,全球经济增长预计超过3%,因此可以看到疫情使2020年的经济增长减少了6个百分点以上。去年的情况本有可能更差,得益于全球范围内前所未有、迅速且有力的政策应对,避免了更差的结果。IMF估计,如果去年没有这样的政策支持,全球经济将萎缩约9%。

巴奈特表示,IMF预计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为6%,与之前在4月份发布的预测维持不变,尽管总体数字相同,但其构成却发生了变化。今年,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前景已经改善了0.5个百分点,但这正好被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的下调所抵消,特别是亚洲新兴市场的大幅下调。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为8.1%。

IMF预计,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4.9%,这反映了对发达经济体以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总体上调,然而,发达经济体的上调幅度远大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

这突出了一个更为广泛的问题,即发达经济体和其他经济体在经济复苏上开始分化,而且这种分化或断层正在不断扩大。IMF预计,2020年至2022年期间,相对于疫情前的增长趋势,疫情影响下发达经济体的年人均收入减少2.8%,这一数字尽管不小,但都远低于除中国以外的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这些市场和经济体年人均收入降幅为6.3%,是发达经济体的两倍多。 

巴奈特指出,随着德尔塔变异毒株出现,分化趋势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各国疫情发展和控制的不同步。发达经济体中接近40%的人口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接种率为11%,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仅有很少的人口得到疫苗接种。疫苗接种速度快于预期,而经济活动回归常态导致疫苗供应不足的情况升级,一些国家,尤其是印度出现新一波疫情,导致对其经济预期下调。 

政策支持方面的差异是复苏进程严重分化的第二个原因。发达经济体继续提供大规模财政支持,并已宣布在2021年及之后年份实施规模达4.6万亿美元的疫情相关举措。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上调主要反映了美国和欧盟“下一代基金”预计将提供的额外财政支持。多边行动对于缩小复苏分化、改善全球前景起着关键作用。

观点|IMF驻华首席代表:全球增长预计高达6% 但复苏分化却在扩大

疫苗获取能力已成世界经济

断层主要原因

加快普及疫苗为当务之急

巴奈特指出,疫苗获取能力已成为世界经济断层的主要原因,能够获得疫苗的国家有望在今年晚些时候恢复经济正常,而这些国家主要都是发达经济体;没有足够机会获得疫苗的国家,仍将面临病例再度激增和死亡人数的上升问题。

一些数据可以说明疫苗断层情况,截至6月底,全球共接种了10亿剂疫苗,其中近75%在发达经济体和中国,这就是为什么发达经济体近40%的人口已完全接种疫苗,而低收入国家只有不到1%的人口接种了一剂。

目前,当务之急是确保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提供疫苗并大幅加快产出,加大努力使足够数量的人接种疫苗,这将有助于确保全球群体免疫力,将挽救无数生命,防止出现新的变异病毒,并为全球经济复苏带来数万亿美元的额外产出。

具体而言,在全球范围内加快疫苗接种,特别是低收入国家,到2025年可为全球经济增加9万亿美元的产出,这将使所有国家获益,其中约40%的收益将回流到发达经济体。 

IMF提出了一项方案,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共同认可。该方案的目标是到2021年底,所有国家的疫苗接种率至少达到人口的40%,到2022年年中,至少达到人口的60%,同时确保提供充足的诊断和治疗服务。方案所需的前期拨款和优惠贷款资金估计约为500亿美元。

巴奈特提出,另一个优先事项是确保资金受限的经济体能够继续获得国际流动性。据他介绍,自疫情暴发以来,IMF迅速采取行动支持成员国,执行了80多项金融安排,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特别是,IMF采取了大量行动对低收入国家提供支持。疫情前IMF对低收入国家的财政援助平均每年约为20亿美元,自2020年来,IMF提供了约14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向69个符合条件的低收入国家中的53个国家提供了财政援助,这些援助资金大部分通过IMF的紧急贷款机制提供,援助贷款以零贷款利率发放,并将零利率期限延长至2023年7月。IMF还暂时增加了低收入国家可以借贷的金额,为最贫穷的成员国安排了债务减免,29个成员国共减免债务达7亿多美元。

除此之外,IMF还支持20国集团(G20)的《暂停债务偿还倡议》(DSSI),该倡议向低收入国家提供临时偿债减免,减免后释放的资源可供这些国家用于抗击疫情及用于其他优先事项。IMF还与20国集团合作制定了共同框架,构建一个在IMF支持的项目背景下向各国提供救济的机制。

巴奈特表示,我们需要采取更多行动,确保20国集团的共同框架能够成功地为那些债务已经不可持续的国家实现债务重组。
观点|IMF驻华首席代表:全球增长预计高达6% 但复苏分化却在扩大

应对气候变化有助全球绿色复苏

拥护向新的“气候经济”过渡

巴奈特表示,IMF正致力于特别提款权(SDR)的分配工作,预计本轮SDR的普遍分配将于8月底之前完成,价值约为6500亿美元,这将成为IMF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分配,将增强所有成员国的流动性和储备。同时建立信心,促进全球经济的韧性和稳定性。IMF还在积极与成员国接触,以确定可行的方案,由较富裕成员国自愿提供SDR,用以支持较贫穷和脆弱的成员国。 

上一次SDR的普遍分配是在2009年,价值相当于2500亿美元,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为稳定金融状况做出了贡献。

主题演讲中,巴奈特还强调了环境问题。应对气候变化是国际社会必须共同努力的领域。气候变化攸关人类存亡,是全球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也是宏观战略的关键。气候变化也对经济和金融稳定构成根本性风险。

气候问题是IMF工作的核心,应对气候变化也将有助于确保全球复苏,并同时确保这是一种绿色复苏。巴奈特表示,IMF的研究着眼于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并以确保增长、就业和包容性的方式实现这一目标。例如,碳税的政策组合就是一个获得合理碳价的例子,而绿色融资的刺激政策可以使未来15年的全球GDP水平提高约0.7%,并创造约120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

这就是IMF拥护向新的“气候经济”过渡的原因,这种经济是低碳、具气候韧性的,有助于对抗气候变化的原因并适应其后果。 

“上述多边行动可以通过国家层面的政策得到加强。这种协调一致、方向明确的政策,可以让我们远离一个断层不断扩大的世界,转而使所有经济体实现持久复苏。”巴奈特说。

本文转自:博鳌亚洲论坛、新京报

图片:PIXABAY

观点|IMF驻华首席代表:全球增长预计高达6% 但复苏分化却在扩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