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12月25日,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发展论坛上表示,上海很早就尝试过是否应该在A股市场或者上海股票市场开辟国际板,这一想法当时可能时机还不太成熟,但从现在来看,还是很有必要研究推进相关内容。

“ ‘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企业仍然很难通过股权融资,有时债权融资也很难,中国应该考虑从这方面入手,允许‘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质相对好的公司来中国进行股权融资。”周小川说。

在周小川看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金融中心概念发生了变化,过去认为需要相当一部分金融机构集聚,才能把国际金融中心办成办好,因此推进金融中心建设非常注重产业集聚性。疫情以来发生了变化,这就要求抓住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要点。

“发展国际金融中心首先是资金大量的有进有出,另外是筹资主体也即发行人有国内的有国外的,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周小川表示。

周小川表示,我国大概20多年前即提出要使人民币变成可兑换的货币,后来遇到了亚洲金融风波,经过一段时间的演变,2003年中国又明确指出要推进人民币在资本项下的可兑换,近30年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要考虑时机是否成熟,要考虑利弊比较,当然也讨论可兑换的程度。

“从时机方面,如果经济发展早期,监管不成熟的情况下,利小于弊,经过一段发展成熟了,就利大于弊。”周小川说。

周小川表示,目前存在一种不严格的现象,即是用所谓100%全面自由化的可兑换作为靶子,这样就可以挑出很多毛病,“其实现在全球除极少数特别小的避税天堂可能有这种模式外,其他货币可兑换的西方国家也都有反洗钱,反恐融资、反对毒品交易等各种考虑,在中国可能还要加上反跨境赌博等,因此从来不是100%的自由兑换,而是在资本项目可兑换中要抓住最主要的项目。”

周小川强调,可兑换说起来是货币与货币之间的兑换,但实际上往往是汇率体制、兑换体制和交易汇入汇出三方面的紧密相连,该三个环节如果作为价值判断是很困难的,这就需要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现实要求角度考虑。

“在当今世界的现实情况下,既然要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就要让国内和国际的各种投资机构认可,各种发行实体认可,这实际上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选择,而不是一种抽象的讨论。”周小川说。

在周小川看来,要让国内外投资者接受和认可,核心环节还是投资者保护,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首先要保护相当大量的中国投资者,他们可能也通过这一市场投资“一带一路”沿线的上市公司,当然也要保护国际投资者,因此提高有关准则的透明度,提高监管的水平和能力来实现对投资者的保护是国际板重要的内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