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张跃

远大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要实现绿色转型,资金技术不是问题,关键在观念变革。应优先考虑建筑减碳,因为建筑排放占社会总排放一半以上。可通过制定建筑、交通工具碳排放上限标准的方式来推动实现绿色转型和生物多样性。

今日分享的是远大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张跃对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热点议题的回答。

*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论坛立场。

问:您认为2022年在绿色发展领域的“热词”或“关键词”是什么?

张跃:双碳。将“双碳”工作绩效纳入各级政府的考核指标。

问:绿色发展是一种生产方式的变革,也会带来商业模式的革新,对于企业来说,如何认知本行业所面临的挑战及如何应对挑战?又如何看待新的机遇?如何联合上下游企业,采取哪些措施减少全产业链的碳排放?

张跃:首先,要加大建筑节能,比如近零能耗建筑,又快又好。其次,在所有行业制定绿色标准,并以先进国家、先进企业为标杆来制定标准。第三,要实现绿色转型,资金技术不是问题,关键在观念变革。第四,应优先考虑建筑减碳,因为建筑排放占社会总排放一半以上。最后,可通过制定建筑、交通工具碳排放上限标准的方式来推动实现绿色转型和生物多样性。

问:中国正处于发布实现双碳目标“1+N”政策的高峰期。中国的双碳政策需要怎样的系统性思维,各个政策之间如何更好地发挥协同效应?

张跃:第一,优先考虑持久减碳。比如目前新能源汽车使用寿命只有8年-10年,这个减碳就是短暂的,不是持久的,所以应对车辆寿命、电池寿命作要求。比如风力发电大都采用玻璃钢做叶片,寿命一般是10年,个别甚至只有5年,废弃玻璃钢造成的化学垃圾危害极大,所以应提出采用金属叶片的技术要求。还比如建筑隔热,如果采用泡沫或者聚苯板之类的隔热材料,寿命也是有限的,一般30年-40年,如果采用钢板加上岩棉做建筑外墙保温,寿命可达100年,这就有持久减碳的效果。其次,对工业产品的耐用性也应提出要求,如果工业产品寿命期很短,就会不断制造垃圾,增加工业再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

第二,防止新能源或可再生能源技术产生负作用。比如推广新能源电动汽车的同时应对废弃电池的回收利用制定强制标准。比如核能利用的核废料处理要有绝对安全可靠的解决方案,如果没有,就不应采用核能技术。总之,针对可能产生的负作用要制定非常严格的管控标准。

第三,加大对原始科技创新的支持。对于减碳效果见效快、持续效果长、负作用小甚至没有负作用的创新科技要给予极大的政策支持,包括科研费用、政府奖补、金融支持、税费减免等,尤其是优先在原始创新的初期阶段给予重点支持。因为在原始创新的研发初期,民间资本一般是不会投入的,如果得不到国家大力支持,一些好的减碳技术就难以诞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