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国设立了21个自贸区和海南自由港,宗旨只有一个: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的未来“试水”,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自贸区不是政策洼地,而是改革开放的“高地”。10月20日上午,由博鳌亚洲论坛和湖南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自贸试验区与国内改革开放高地建设论坛”在长沙举行,来自国内外专业人士围绕自贸区建设展开了讨论,此次论坛汇聚了上海、天津、福建、湖北、四川、陕西、海南、辽宁、安徽等14个自由贸易试验区的40位代表。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带来了视频演讲,中非经贸合作研究院执行秘书长肖皓,湖南师范大学教授、湖南省参事室特邀研究员朱翔,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湖南湘江新区产业顾问王林以及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省自贸办主任何报翔,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陈献春,湖南省商务厅厅长、省自贸办常务副主任沈裕谋,湖南省自贸办专职副主任廖光辉,长沙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党组副书记彭华松,云南省商务厅副厅长、自贸办副主任张红,云南省商务厅党组成员、自贸办主任助力朱长存出席了论坛。

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省自贸办主任何报翔表示,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2020年9月获批,面积119.76平方公里,涵盖长沙、岳阳、郴州三个片区,将从七大领域开展121项改革试点,致力打造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连通长江经济带和粤港澳大湾区的国际贸易投资走廊、中非经贸深度合作先行区和内陆地区改革开放高地。一年来,湖南省聚焦为国家试制度、为地方谋发展的使命,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各项工作取得积极进展。121项改革任务实施了97项,实施率达到80.2%,出台自贸试验区配套政策文件80多个,下放首批省级经济管理权限97项,新设企业5934家,实际利用外资7.04亿美元,新引进项目270个,总投资额2743.8亿元,实现进出口1460亿元,占到全省同期进出口的30%以上,探索形成了进口转关货物内核运费不计入完税价格,国际邮件、国际邮件、国际快件和跨境电商业务集约式发展等一批全国首创特色鲜明的创新成果。

长沙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党组副书记彭华松对长沙和湖南自贸区长沙片区进行了现场推荐。湖南自贸区长沙片区面积79.98平方公里,占湖南自贸区总面积的2/3。片区挂牌成立一周年以来,首创案例多点突破,形成制度创新成果30余项,其中全国首创12项,探索形成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知识产权保护新模式),非洲首个获准入非资源性产品卢旺达干辣椒入境上市,中非易货贸易首单试单完成。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视频演讲《对标国际高水平经贸格局,构建新发展格局下的自由贸易试验区》中表示,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先后设立了2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形成了覆盖东南西北中的格局。在我国构建新发展格局的特定背景下,自由贸易试验区需要主动适应国际经贸规则重构趋势,积极对接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定,形成以高水平开放促进全面深化改革,以高质量发展的引领示范,努力成为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枢纽和交汇点。

他指出,当前,高标准自由贸易协定住逐渐成为引领国际贸易规则重构的重要推手。在这个特定背景下,自由贸易试验区要对接国际更高标准,以在我国构建高水平开放性经济新体制当中发挥特殊作用。

他表示,CPTPP有可能成为国际高水平的经贸规则。因为CPTPP成为全球第四大自贸区,涵盖了11个成员国,如果下一步我们国家、韩国等国家先后加入,可能对成为全球影响最大的自贸区之一。海南是我国第一个自由贸易港,有条件在自由贸易港先行先试CPTPP的一些规则,尤其是加大在促进跨境流动、国民待遇与市场准入、国有企业和制定垄断、知识产权保护等敏感条款的压力测试。同时他也建议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探索先行先试CPTPP部分规则。比如,对接CPTPP竞争政策。按照《中国(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提出的“开展强化竞争政策实施试点,创造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的要求,探索率先在湖南自由贸易试验区试点CPTPP竞争规则,对接CPTPP的投资规则。

中非经贸合作研究院执行秘书长肖皓介绍了的中非经贸合作的现状与基本问题。在需求方面来讲,非洲其实机会很大,快速进行城市化。在城市化过程中,必然有就业、产能合作的需求。那么,这种产能合作怎么样进行更好的有效转换,这些问题摆在我们面前。

从流通层面来看,非洲外汇是很短缺的,如何减少外汇对美元的依赖程度?我们在探索人民币的交易,探讨易货贸易,它当然是一种解决外汇不足的问题。总体来讲,我们需要把中非经贸合作纳入到大格局之下去思考,把把过去中国开放发展的经验给非洲一些启示,讲好这个故事,有利于非洲发展有帮助,也可以达到我们国家的战略发展需求。

湖南师范大学教授、湖南省参事室特邀研究院朱翔在《自贸区建设与长株潭创新发展》主题分享中表示,湖南自贸试验区明确了“一产业、一园区、一走廊”三大战略定位。现在做的比较好的是工程机械、轨道交通。工程机械的主体就是在长沙县,轨道交通的主体是株洲,现在都变成了国家级的具有世界意义的产业。长沙星沙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山河智能、铁建重工(做盾构机),我们的盾构机十几年做到世界第一位,现在做得比较成功,现在准备把它集合成一个集群,近期达到1万亿,远期达到2万亿,辐射带动整个湖南省产业发展。通过产业链形成高效益的产业集聚,对外形成广泛的对接。

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正和岛首席经济学家王林表示,湖南自贸区自从落地后,它对改革的推动有非常大的作用。湖南是如此,长沙也同样是有很大的力度。长沙、郴州,包括长沙经开区,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长沙为了支持湖南自贸区,长沙接连出台了涉及土地、金融、人才、市场监管、法律、税务等一系列的政策。截至目前,湖南自贸区总体方案由121项改革方案已经落地101项,实施率达到了83.5%。建设实施方案有321项,已经实施了273项,实施率达到了85%。这都是因为自贸区带来的效应,使得改革越来越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