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今天分享的是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会刊所发布的《全球及亚太经济信心调查》第二部分。该部分调查显示,亚洲仍是全球增长的重要引擎,但将受到主要国家宏观政策溢出效应以及俄乌冲突影响。我们将陆续分享该调查内容,敬请期待。

注:该报告根据2022年3月18日《财经智库》、《财经》杂志、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联合发布的《全球经济信心指数调查报告》以及2021年10月19日,博鳌亚洲论坛研究院在长沙博鳌亚洲论坛经济发展与安全大会中外企业家座谈会上现场进行的企业家信心调查编写。

亚洲仍是全球增长的重要引擎,但将受到主要国家宏观政策溢出效应以及俄乌冲突影响

2021年底,受访企业家们对亚洲经济前景充满信心。中美经贸摩擦、产业链稳定性和低碳转型是最受关注的宏观政策问题。通胀导致生产成本飙升、监管政策变化、市场需求改变、融资成本变化以及自然灾害因素是企业家们选出的影响企业经营和发展的五大因素。俄乌冲突可能导致全球能源、供应链和粮食危机,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剧烈震荡,给亚洲经济前景和企业家信心带来重大影响。

整体来看,亚洲经济体在2022年大概率将延续复苏态势,但增幅低于2021年。南亚、东亚整体增速领先。中、日、韩增长率预计值分别在4.8-5.5%、2.9-3.4%、3.0-3.1%之间。印度增长率可能在7.5%-9%,巴基斯坦在3.4-4%,孟加拉国达到6.4-6.8%。印尼、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等东盟国家经济增长率预计都将超过5%。但巴基斯坦的通胀预计达到8.5%,孟加拉国为5.8%,印度也可能接近5%。西亚和中亚增长表现相对逊色。沙特经济增长率预计达到4.8-4.9%,哈萨克斯坦预计增长3.7-3.8%。土耳其、伊朗两国的通胀率和失业率在亚洲均居于高位,都达到了两位数(表1)。不过,油价和天然气价格的飙升会有助于改善中亚西亚产油国的经济表现。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谈到俄乌冲突对全球各地区经济的影响的三个主要渠道: 一是食品和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进一步推高通胀,进而影响人们的实际收入并打击需求;二是与俄罗斯、乌克兰邻近的经济体面临贸易、供应链和资金汇划中断;三是企业信心下降和不确定性上升对资产价格造成压力,可能导致金融环境收紧和国际资本流出新兴市场。从大宗商品市场看,2月22日到3月中旬全球原油、小麦期货价格涨幅超过20%(图6)。俄罗斯是世界第三大镍生产国,受俄乌冲突和西方制裁影响,3月初到3月15日,国际镍价由每吨25438美元的价格上涨到48196美元/吨,涨幅达到89%。

从亚洲金融市场看,亚洲多国股指在俄乌冲突后经历了大幅下挫,之后回升。东证指数、哈萨克斯坦交易所指数、上证指数以及香港恒指一度出现5%、6%、10.5%、19.5%的降幅,到3月16日美联储加息前一日,东京股指回调接近冲突之前的水平。恒生指数仍较冲突降幅超过10%的一个重要背景是香港疫情防控压力急剧上升。其他国家金融市场受俄乌冲突冲击较小。在汇率表现上,亚洲多国货币兑美元普贬,如哈萨克坚戈、土耳其里拉、日元、泰铢,其中坚戈贬值近8%。不过,人民币、韩圆升值,韩圆升值超过7%。从汇率表现上看,亚洲若干新兴市场出现资金流出压力,但股市回调又体现出市场整体看好亚洲经济的基本面。

2021年下半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高涨,多国通胀压力加大,产业链供应链短缺问题持续。即便面临这些不利因素,在被问及对2022亚洲经济和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的看法时,约半数的企业家对2022年亚洲经济增长前景仍然保持乐观和相对乐观(图7),只有7.3%的企业家表示相对悲观。这体现出企业家们看到亚洲多国良好的宏观经济基本面和经济增长潜力。但是2022年,美、英、加拿大等发达国家开始加息后对亚洲国家的政策溢出效应,俄乌冲突给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带来的重大变化,都会成为企业家贸易、投资决策时需要考量的重大变量。

新冠疫情以来,主要国家的出口在2020年受到较大冲击,但2021年有较大反弹。中国作为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之一,2020年出口增长3.6%,2021年增长了29.9%,两年平均增长16.0%。亚洲不少发展中国家也实现了较快增长,例如印尼、越南和印度两年平均增速分别达到了17.6%、17.7%和10.0%。

中美贸易摩擦是影响世界经济和中美经济的重要因素。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贸易逆差扩大27%,美国持续扩张的进口额与美国经济自身的结构性因素有关,关税手段难以解决长期的经济结构问题。由于中对美贸易顺差在连续两年收窄后2021年再度提高25%,2022年中美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实施的谈判将持续。在被问及中美贸易前景时,超过36.59%的企业家持中性态度,认为有待进一步观察,持乐观和相对乐观的企业家占31.71%,29.27%的企业家对中美贸易的未来演变保持相对悲观。

供应链和产业链梗阻是困扰国际经济复苏的难题。在中美贸易摩擦和疫情造成供应链不稳定以及国际运输成本大幅飙升的背景下,一些跨国企业重新进行产业链布局,美国等国政府鼓励制造业“回流”。在被问及供应链重构的问题时,超过八成的企业家表示未改变长期投资中国的策略。9.76%的企业家表示会将部分产能转向东南亚,转向中亚、西亚的比例为2.44%,回归美国和日韩的占比更低。这表明,得益于强大而完整的产业链和产业集群,背靠庞大的消费市场,中国市场对跨国公司保持着强大的吸引力,并与东南亚国家的生产一体化不断加强。

大宗商品价格和运费上涨是困扰全球经济的另一大因素。2021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位运行。新冠疫情反复和港口拥堵等因素导致国际海运市场多项指标暴涨。海运集装箱市场”一箱难求”成为2021年的常态。在被问及2021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和船运价格对企业生产成本的影响时,约四成(41.46%)的参与调查的企业家表示成本影响在20%以内,另外36.59%的企业家认为成本影响在20-40%之间。仅有少数企业家(2.44%)认为成本影响会翻倍。这说明在面临成本不利冲击时,供应链上的企业展现出了足够的韧性,共同分担了成本价格的负担。

2021年,亚洲和全球在推进能源转型过程中经历了能源和电价上涨的重大考验。电力需求快速增长将多国电价推至前所未有的水平。主要批发电力市场价格指数比2020年几乎翻了一番。与去年同期比,日本、印度的电价涨幅达到90%和70%。亚洲液化天然气现货价格在2021年4月至10月间也飙升了956%。企业需要应对好能源转型过程中的成本冲击,并以此推动内部节能降耗和业务转型。在被问及为了实现碳中和目标,企业能够接受的电价上涨幅度时,约七成(68.29%)的企业家认为能接受的幅度是20%以内,另有约两成(19.51%)的企业家认为能接受20-40%的幅度。

绿色产业转型是一项艰巨的系统工程。超过80%的企业家认为绿色产业需要依赖绿色技术,技术的创新和进步是支撑转型的关键,包括太阳能、风能、绿氢、生物能等绿色能源的开发利用,绿色建筑、交通运输上节能技术的推广,以及碳捕捉与封存技术的研发和降低成本。另有约七成(68.29%)企业家强调各国应推出绿色产业扶植政策,包括激励政策和绿色基础设施建设。还有约半数的企业家强调了碳排放和碳抵消市场(53.66%)和绿色金融(48.78%)在碳定价和减碳资金配置上的重要作用。

2021年,在全球实现经济复苏的同时,美、欧和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通货膨胀率持续攀升。2021年12月,美国、欧元区通胀率分别上升了7%和5%,土耳其、印度等新兴市场经济体通胀上涨了36.08%和13.56%。全球监管环境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包括美、欧在内的许多国家对外国投资审查和数据安全保护的力度加大。展望2022年,在俄乌冲突和疫情外,超过80%的企业家较为担忧通胀导致生产成本飙升(图14),监管政策的变化是第二大担忧(75.61%)。受访企业家担心的可能影响生产经营的其他因素还包括市场需求变化(41.46%)、融资成本变化(29.27%)以及自然灾害因素(24.39%)。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