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在4月21日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一带一路:合作发展的新实践”分论坛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委员胡晓炼女士表示,过去两年受疫情影响,一些极不发达国家债务问题恶化,俄乌冲突、全球通货膨胀、美元升值,将继续加剧有关国家债务负担,进而引发粮食危机和生活必需品短缺等问题。当前,应帮助最不发达国家解决好债务问题和发展问题。

首先是妥善处理现有债务。目前在G20框架下对有关发展中国家已进行了三轮缓债,下一步是按“共同框架”对具体国家单个讨论债务处置。60多个最不发达的国家的债务通常可分为三类:一是对国际金融组织的债务,像世界银行、区域开发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二是对国与国间的双边债务,比如中国进出口银行向债务国的贷款;三是商业性债务,如商业银行提供的资金以及在国际市场发债。其中,多边和国际金融组织提供的债务最大,约占46%;双边债务大概占比34%;商业债务债权占20%。但目前的债务解决方案,只针对双边债务,如G20的缓债;而“共同框架”也延续这个思路。这只能解决这些国家大概1/3的债务问题。特别是多边债权人没有对债务问题中的资金、利率、贷款期限等重新安排,在偿还方面给予相应支持,对有效缓解这些国家债务的力度远远不够。未来国际金融组织应考虑按照“共同行动、公平负担”的原则,一起帮助这些不发达国家解决债务问题、给与债务延期等支持。

其次,这些国家只有继续发展,才能摆脱贫困。保持国家在国际金融市场的信誉,对获取发展融资十分重要。选择债务重组就会面临信誉降级,增加该国在国际市场的融资成本,对这些国家十分不利。在国际上有一些声音督促这些国家去债务重组,并未考虑其债务困难是临时性困难的还是长期性的,是短暂随着形势变化可自行解决的困难还是结构性困难。对这些国家不加区分就督促其去申请缓债减债,对这些国家的信誉造成了很大负面影响,应从一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尊重当事国的意愿对其债务进行重新安排。

最后,这些国家还需持续获得各类、多渠道的金融支持,包括国际金融组织、双边政府间和官方金融机构间以及商业性支持。在商业资源参与这些国家的发展融资中时,首先关心的是资金安全。在目前的国际金融合作框架下,国际金融组织一直宣称其享有优先债权人待遇。作为资金来源主要由各国政府捐资、出资的多边金融机构应为商业机构进入提供更安全的保障,扮演劣后债权人的角色来提供保障,带动商业机构进入。如果在一国债务出现偿还困难时,多边金融机构资金列为最优先偿还保障,商业机构将不愿积极参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