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林毅夫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教授、院长

亚洲国家的发展奇迹最重要的是依据比较优势发展经济,并且,在二次分配中也有许多经验可资借鉴。亚洲国家在动员社会力量进行第三次分配中的成功经验不多,还有待探索

*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论坛立场。

问:您认为,2022年在包容发展领域的“关键词”是什么?

林毅夫:我认为,“共同富裕”是2022年在包容发展领域的“关键词”。这要求在一次分配同时兼顾公平与效 率的目标,把蛋糕做大的同时把蛋糕分得越来越好,再辅之以二次分配和三次分配,使得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富足,社会越来越公平。

问:您面对愈演愈烈的收入平等和贫富差距,有哪些新路径?亚洲在通过财政政策进行第二次分配和动员社会力量进行第三次分配中有哪些成功经验?

林毅夫:要缩小贫富差距,需要快速发展经济,提高国民平均收入水平,实现充分就业,并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让穷人的收入增长快于富人的收入增长,在生产过程的初次分配中实现公平与效率的统一。实现这个目标的途径就是遵循比较优势来发展经济。因为,这样可以创造最多就业机会,使得依靠劳动力来赚取收入的穷人能够分享经济发展的果实,同时,经济发展快,政府的税 收增多,并且,企业有自生能力,不依赖政府的保护补贴来生存,政府就会有最大的财力来进行二次分配。亚洲国家的发展奇迹最重要的是依据比较优势发展经济,并且,在二次分配中也有许多经验可资借鉴。日本在上世纪60年代初提出“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根据比较优势的变化,通过产业结构腾笼换鸟和都市圈建设,在避免经济失速下滑的同时,其劳动收入分配也趋向合理。日本还通过完善累进的房产税、遗产税,不断提升再分配改善度。韩国在1985年-1995年间大幅提高制造业平均工资,有效提高了劳动收入。而其完善的财税制度,不仅形成了完善的房产税制度,对资本利得课税,还重课遗产税,为再分配提供了有力保障。1998年金融危机后,韩国政府实施了企业部门结构改革,破解产能过剩、负债高企和财阀垄断,最终令韩国经济重新回暖。新加坡确立了劳动工资收入稳定上涨的集体谈判机制,并启动实施“居者有其屋”计划,为市民提供有能力购买的全 产权住房。新加坡的收入分配和住房政策较好地抑制了收入差距加速拉大的趋势,带动内需增长,而新加坡也在199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亚洲国家在动员社会力量进行第三次分配中的成功经验不多,还有待探索。

问:亚洲在缩小“免疫鸿沟”的关键着力点在哪?亚洲实现全面免疫对疫苗需求量有多大?资金来源有哪些?

林毅夫:对于亚洲乃至全球而言,抗疫的当务之急是破解疫苗赤字,消除“疫苗鸿沟”。尽管目前全球疫苗产量有所增加,接种率有所上升,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免疫鸿沟”还在扩大。亚洲要实现全面免疫,对疫苗需求量十分巨大,亚洲国家应该响应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疫苗合作伙伴关系倡议,国际社会共同促进疫苗全球公平分配。国家之间应该加强合作,积极开展药物研发合作,构筑多重抗疫防线,形成国际合力。

问:面对老龄化,亚洲国家如何应对人口老龄化对潜在增长率的拖累?如何通过民生政策和社会治理来适 应老龄化社会?

林毅夫:我认为,要通过提高劳动者的人力资本和效率,推动技术进步,以劳动者质量的提高克服劳动者数量的限制,应对人口老龄化对潜在增长率的影响。从民生和社会治理角度看,要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健全养老服务体系,完善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完善养老和医疗保险制度,落实支持养老服务业发展、促进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融合发展的政策措施;优化城乡养老服务供给,鼓励发展农村互助式养老服务,创新居家社区养老服务模式。

Back To Top